_天天操终合_天天口操_日韩无码av_天天操操操_一本道99综合高清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鸭子的故事

第一

    我的名字叫陈小富,177cm的身高,70kg的体重。就整体感观而言,

    由于平时对着装比较讲究,使我看起来略有些豪门纨绔子弟的气质。但事实上,

    我的相貌并不十分出众,出身也只是再寻常不过的普通家庭。

    在大学生活的四年中,凭着胆大、心细、脸皮厚的本事,我曾先后与二十一

    个女生交往,且同其中的绝大多数发生过性关系。然而,尽管我全身心的投入在

    每一段感情中,并以结婚为前提而努力,最终的结果却总是不欢而散。对此,事

    后我也曾心平气和的向那些前女友们询问,到底是什么原因令她们狠心与我分手。

    结果,我所得到的答案竟然大同小异。基本上她们都是说,跟我在一起时很开心,

    但开心之余又总是觉得我为人不踏实,没办法给她们安全感。听了她们对我的这

    些评价后,我真心感到是既委屈又无奈。

    大学毕业后,我跟同寝室的几个男生,开始拿着那张虚度四年青春所得到的

    文凭,在繁华的都市中到处找工作。其过程的艰辛,可说是不言而喻。最终,在

    弹尽粮绝,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咬着牙来到一家娱乐城,穿上廉价的西装,成

    为了一名侍候客人的少爷。然而也正因如此,我结识到了一位朋友,那就是改变

    我命运的魏琪哥。

    初见时我对他的印象是,这位魏琪哥身高183cm以上,同时拥有着强壮

    且不失美感的身材,跟既阳刚又帅气的相貌。他举止文雅大方,出手阔绰,总是

    带着一种平易近人的亲切感。而在跟他成为朋友后,通过闲聊我才诧异的了解到,

    原来他竟然是一名俗称鸭子的高级男妓。

    对于自己的职业,魏琪哥则是从来都不加隐讳,谈起来就仿佛在说一件极其

    寻常的事一样。出于对魏琪哥这个人的好感和尊敬,对于他的职业,我开始渐渐

    从排斥到包容,从包容到理解,最后又从理解到尊重,进而摒弃掉了所有的负面

    看法。

    在结识魏琪哥大约两个月后的一天,由于工作时偷懒打了会儿瞌睡,结果不

    幸被经理逮到,于是早就看我不爽的领班,便狐假虎威的当众把我削了一番。他

    的这一做法,令我在那些被称作公主的女同事面前,感到自尊心严重受损,于是

    在恼羞成怒的前提下,我抓起旁边的一瓶啤酒狠狠砸在了他头上。结果,由于一

    时冲动所做出的这件蠢事,不但使我丢了工作,而且那领班还不依不饶,躺在医

    院里对我进行讹诈,并扬言要到警察局报案,告我重伤害。

    在山穷水尽,又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我不禁万念俱灰,甚至还有了轻生的想

    法。而当我站在摩天大厦的楼顶,打算纵身一跃的时候,一种不甘心的情绪又生

    生将我拉回到了理智之中。于晚风中我在楼顶枯坐良久,经一番激烈的心理斗争,

    我终于厚着脸皮拨通了魏琪哥的电话。带着满腹的委屈和愤恨,我哽咽着把自己

    的遭遇对他说了一遍,并很是心虚的向他提出了借钱的要求。在耐心听完我的话

    后,魏琪哥如兄长一般对我进行了一番劝解和安慰。他嘱咐我不要再动轻生的念

    头,领班那边他会帮我想想办法,但却没有借钱给我的表示。因此,在感到温暖

    的同时,我心里又不禁有些小小的失望。

    第二天,我又开始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到处找工作,到处碰壁。直到晚上,灰

    头土脸的我才回到公寓,但仍旧是一无所获。正当我躺在床上,准备蒙头大睡的

    时候,魏琪哥却打来电话,约我出去吃饭。于是,我赶忙重新穿好衣服,应约来

    到了一间门面不大,但却很有格调的餐厅。

    同魏琪哥见面并一同落座后,他面带着微笑告诉我说,领班住院的医药费他

    已经帮我付清,至于打人的那件事,领班以后也不会再追究。在听完他的话后,

    一时之间除了不停的道谢以外,我感激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然而,面对我连

    续不断的道谢,魏琪哥表现得却十分低调,而且绝口不提让我把医药费钱还给他

    的事。

    就这样,在狼吞虎咽吃完丰盛的一餐之后,倍感自惭形秽的我,只好主动提

    起了那笔医药费的事,并再次厚着脸皮求魏琪哥宽限我一些时间。听了我的话,

    魏琪哥十分大方的回应说,那笔钱几时还他都可以,随即反过来,他又很是关切

    的问我以后有什么打算。

    面对魏琪哥提出的问题,我感到既沮丧又无奈,于是不假思索的回应说:

    【能有什么打算呢,只能是尽快再找份工作呗!要是我也长得像你这么有型这么

    帅,还可以做你这行多赚点钱,可惜自身条件不允许啊!】

    【那可未必哦!】听了我的话,魏琪哥微笑着反驳了一句。接着,他较为认

    真的对我说:【其实你长得也挺帅,特别是还有点像纨绔子弟的那种痞少气质,

    相信会很讨客人喜欢。所以说,如果你真的肯做,一定很有市场。】

    【你说真的?】听了魏琪哥的话,我不自信的反问一句。随后,不等他开口

    回应,我又略显尴尬的继续说道:【说实话,之前在大学时我交过二十多个女朋

    友,但最后都是被人甩的收场。琪哥你刚才这么说,其实是开玩笑的对吧?】

    魏琪哥听完我的话后摇了摇头,然后很耐心的给我解释道:【在当今这个时

    代,对于很多人来说,喜欢你和跟你在一起,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并不能说明

    什么问题。可是在短短的几年之间,你竟然可以跟那么多女生交往,这一点却可

    以证明你的魅力有多么出众。而这种令女人喜欢,却又不想永远跟你在一起的特

    殊魅力,正好是做我们这行的优越条件。】

    魏琪哥所说的话,使我内心卷起了波澜。于是,我半晌无语,深深的陷入了

    沉思之中。过了良久后,看着同样默不作声的魏琪哥,我非常认真的说道:【琪

    哥你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也想试试行吗?万一能成的话,我也好早点把钱还给

    你。】

    【那点钱是小意思,不要总放在心上。】听完我的话,魏琪哥再次阐明了对

    那笔医药费的态度。然后,他很是欣赏的看着我说:【不要受传统思维和价值观

    的束缚,你既然选择要做这行,很多事情就得看开点儿。今晚回去好好睡一觉,

    等明天吃过午饭后到我家来找我。】

    听完魏琪哥的话后,我十分爽快的点头称是。随后,我们俩在一起又聊了一

    会儿,就各自回转自己的住所。

    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我吃过午饭后按照头天晚上魏琪哥给的地址,顺利

    找到了他家。即时我看到,那是一幢独门独院的高档花园洋房。周边的景色及其

    优美,而且绿地、泳池、网球场等等一应俱全。

    我走进大门,穿过庭院,进入屋子后与魏琪哥见面。不料,在见到我之后,

    魏琪哥却略带歉意的对我说:【小富,不好意思啊!原本叫你来,我是想给你讲

    一讲做我们这行的注意事项,顺便再把我的经验给你说说,可是我突然有点急事

    要办,现在必须出去一下。】

    【哦,这样啊,那我们就改天好啦。】听了魏琪哥的话,我有些失望的回应

    了一句,随即便要转身离去。见状,魏琪哥赶忙把我叫住,然后以恳求的语气对

    我说:【琪哥有点小事,希望你能帮忙。其实很简单,就是待会儿正好有个客人

    要来,如果你愿意的话就替我接一下,等完事后无论她给多少都是你的。咱就把

    这当做面试考核怎么样?】

    面对魏琪哥的请托,我很不自信的发问道:【给你帮忙我是义不容辞,可

     可是你觉得我能行吗?万一服侍的不到位,搞砸了你的生意就不好了吧?】

    【没关系,你只要照平常和女朋友在一起时那样做就行,相信应付她你不会

    有问题。而且,反正不是什么太重要的客人,就算真的搞砸了也无所谓。】

    以及其信任的言语打消我的顾虑,随后不等我再说话,魏琪哥便急匆匆的走

    出了家门。魏琪哥走后,我独自坐在他家客厅的沙发上,心情不禁有些忐忑不安。

    我一边静待那位客人的出现,一边兀自揣测着她的身材和样貌,转眼过去了半个

    多小时的时间。这时候,我终于听到一串高跟鞋敲击地面的【扣扣】声,从院门

    方向朝屋子走来。随之不多时后,一个身高接近170cm,年龄约在二十六、

    七岁的高挑美女,推开房门走进了我的视野之中。

    她脚上穿着黑色的亮皮高跟鞋,一双笔直修长,穿着浅灰色丝袜的美腿格外

    诱人。透过她身上穿的米黄色开领连衣裙,依稀可见那翘挺的臀部和丰满圆润的

    双峰,以及那纤细且紧致的腰腹。一头厚实的栗色波浪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身前

    背后,显得野性又不失妩媚。白皙的鹅蛋形脸上画着娇艳的彩妆,她那小巧的鼻

    翼微搐,饱满的红唇微张,一双灵动有神的眼眸,正在我的身上打量。

    同她无声的对望了片刻后,我鼓足勇气首先开口道:【小姐你好。魏琪哥因

    为有点急事出去了,所以他叫我留在这里等你,请进来坐吧。】

    听了我的话后,那女人微微的点了下头,然后毫无拘束的关上房门,大步走

    进客厅,同我并肩坐在了沙发上,但却没有搭腔

    近距离嗅着她身上的体香,我自嘲的笑了笑,随即再次主动开口道:【请问

    小姐贵姓,我该怎么称呼你才好呢?】

    这一次在听到我的话后,她先是轻蔑的一笑,随即终于开口回应道:【你就

    叫我雪玲吧。】

    听到她那不尖不噪的嗓音,我很合作的应了声好。随后,考虑到她似乎不怎

    么想跟我说话,而且初次见面想要找到共同语言也需要一些时间,于是我便单刀

    直入却又不失婉转的发问道:【魏琪哥似乎还得一段时间后才能回来,你要在这

    里等他吗?】

    听了我的话,她默默的摇了摇头,随即故意挑逗似的对我说:【那就看你了。

    要是不行的话,我还得等他回来再说。】

    面对雪玲的有意挑逗,我起身挪到她旁边后从新坐下,然后故作不知的问道:

    【你所谓的不行是指哪方面?可以明确一点告诉我吗?】

    面对我不怀好意的问题,雪玲淡然的一笑,紧接着,她嘴上不做任何回应,

    但却直接将一只纤细柔美,且涂着亮粉色指甲油的小手,轻轻按在了我的裤裆上。

    经那只小手的搓揉,三两下功夫,我的裤裆里就高高的支起了帐篷。看到我的反

    应,她满意的轻轻拍了拍那顶小帐篷,然后继续以挑逗的口吻对我说:【现在你

    知道我说的是哪方面了?但它到底行不行,我却还是不知道。你说该怎么办好呢?】

    【是啊,很多事情都得亲眼看了才会知道。所以有兴趣的话,你可以看看再

    说。】嘴上随故作镇静的做出回应,但我的双手却迫不及待的解开腰带,并顺手

    拉开了裤子的拉链。

    看到我的举动后,雪玲默不作声替我把裤子脱到了膝盖的位置,然后她斜靠

    在我身上,开始用那双柔美的纤纤玉手摆弄我那长14cm,标准蘑菇头的阳具,

    以及阴囊里那对乒乓球大小的睾丸。在她有节奏的摆弄之下,很快我的阴茎膨胀

    到了最大的状态,龟头马眼处也开始有透明状的前列腺液缓缓流出。

    见状,雪玲起身到我面前,然后半蹲半跪的俯在我胯间,张开她那丰润的烈

    焰红唇,含住我已满是前列腺液的龟头,津津有味的吸吮舔蚀了起来。她那丰润

    饱满的红唇不停蠕动,一条柔软灵活的香舌更是不住的猛舔,仿佛要伸进我的马

    眼一样,将一阵阵微弱的刺痒感,从龟头传遍我浑身上下的七经八脉。就这样,

    在接受雪玲口交后的八分钟左右,随着一阵剧烈的快感来袭,我整个身体一阵颤

    抖,同时将一大股精液直接射进了她的嘴里。

    由于事先没料到我会射出这么多,并且还射的这么猛,雪玲触不及防,被我

    的精液呛得一阵咳嗽。见状,我赶忙扶她起身,并轻轻拍打她的后背。在折腾好

    一会儿之后,她的呼吸总算是恢复了正常。

    看着雪玲那因呛咳而涨红的脸,我颇有些得意的问道:【怎么样雪玲?你觉

    得我这方面还算可以吗?能不能满足你的要求啊?】

    听了我的话后,雪玲表示服气的点了点头,随后她用纸巾擦去嘴角残留的精

    液,接着满怀期待看着我的阳具问道:【得需要多长时间,你才能让它再勃起来?】

    看着雪玲那满是期待的表情,我揽住她那纤细的腰肢,同她一起坐回到沙发

    上,然后故作为难的说道:【这一点可就不好说了,但如果你肯帮我的话,应该

    可以快一些。怎么样啊?】

    听了我的话,雪玲作娇嗔状,嗲声嗲气的回应道:【坏蛋!这种事让人家怎

    么帮你啊?倒不如趁它还没准备好的这段时间,你也为我做点什么吧。】说着,

    她转身面向我,将一双性感修长的丝袜美腿,和那一对丰满圆润的乳房,同时压

    在了我的身上。

    爱不释手的同时抚摸着这两件令人痴狂的致命凶器,在犹疑片刻后,我终于

    还是将双手伸向雪玲那坚挺傲人的胸部,隔着连衣裙和文胸,力道适中的抚摸揉

    捏了起来。不多时,在我的抓揉抚摸之下,雪玲很是享受的闭上了眼睛,她那性

    感丰润的红唇微张,喉咙里渐渐发出了略显急促的呼吸声,和少许温和婉转的呻

    吟声。就这样又过了一会儿,随着我手上力度的增强,以及新加入的点按乳头等

    动作,雪玲的乳房开始涨热隆起,两个乳头也硬硬的挺立了起来,喘息和呻吟变

    得更为急促。

    眼见雪玲的乳房已经进入状态,我停下了揉捏的动作,然后提议让她把连衣

    裙脱掉。于是,按照我的要求,雪玲站起身,将那条米黄色的开领连衣裙脱下来

    扔到一边,然后回到我的怀抱中,打算继续享受被抚摸揉捏的乐趣。见状,我再

    次揽住她那目测只有一尺九的纤细小蛮腰,同时用另一只手去解她灰色文胸的背

    扣。发觉我解开了她文胸的背扣后,雪玲甜甜的一笑,接着她顺势将文胸脱掉,

    然后将那一对丰满圆润,而且已经没有任何遮挡的美乳,挺到了我的面前。

    看着这对滚圆饱满,且紧致坚挺的蜜桃状美乳,我忍不住双手抱着雪玲的腰,

    然后将整张脸贴了过去。这一动作,使雪玲娇滴滴的闷哼一声,随后她便及其配

    合的抱住我的脑袋,让我把脸贴得更紧。我的鼻子夹在雪玲双乳之间,贪婪的嗅

    着她那混合了薰衣草精油味的体香,舌头还不断舔食着她乳沟中的少许汗液。雪

    玲感到一阵痒痒,于是用力拧了一下我的耳朵。我抬起头看了看她,然后再次低

    下头,用嘴叼住她左侧的乳头,有滋有味的吸吮了起来。与此同时,我以左手揪

    住她右侧的乳头,轻轻的向外抻动。如此一来,雪玲的烈焰红唇中,又再次发出

    了幸福的呻吟声。

    过了好一会儿后,在我的吸吮舔食和揉捏抻拉之下,雪玲那对粉红的乳尖,

    因充血已经变成了艳红色,丰满的乳房上也随之泛起了红晕。见状,雪玲一边喘

    息,一边略带恳求的同我商量道:【胸部已经够爽了,你再玩点儿别的吧,比如

    说吹口琴什么的。】

    听到雪玲的话后,我爽快的答应一声,随之放开她的双乳,并将视线移向她

    的下体。即时我看到,她那灰色的蕾丝小三角内裤已被淫水浸湿,穿着灰色吊带

    丝袜的修长美腿,也好像交配中的两条蟒蛇一样纠缠在一起,仿佛正等待着我的

    抚摸。见状后,我将她那长约四尺的美腿抱在了怀里,接着脱掉她脚上那双黑色

    亮皮的高跟鞋,开始由下至上,再由上至下的抚摸起来。随之而后,我一会儿在

    她那精致的小脚心上轻挠几下,一会儿又在她大腿内侧或腿窝的嫩肉上,用手指

    轻轻滑动,使她发出一阵阵的淫笑和娇喘。

    见我许久都不肯去碰她那片饥渴难耐的三角区域,雪玲不禁有些不耐烦的对

    我抱怨道:【讨厌!你干嘛呢?还不快点儿  】

    面对雪玲的抱怨,我面带坏笑的回嘴道:【什么快点儿啊?要想让我干嘛你

    就直说,不说清楚的话,我怎么知道该干什么。】说着,我抬手在她的右边大腿

    内侧,最接近那片三角区域的地方,力道适中的拧了一把。

    这一下,雪玲疼的发出了一声呻吟,随即娇嗔着对我威胁道:【你要再不快

    点儿,等会儿魏琪回来,你可就只剩在旁边看的份儿了。】

    【那好吧,这就来。】面对雪玲的威胁,我有些无趣的应了两声。随后,我

    放开她的双腿,一手揽住她的纤细蛮腰,另一只手缓缓滑进了她那早已淫水泛滥

    的小三角内裤。我用中指和食指轻轻在她阴户上摸了摸,顿时,两根手指便沾上

    了许多黏黏滑滑的液体。我把手抽出雪玲的内裤放到眼前一看,只见两根手指上

    的液体,呈淡淡的乳白色,同时还少许散发着香薰的气味。

    见状,我直接把食指放进嘴里,将上面的液体吮吸干净。那液体有着丝滑柔

    顺的口感,但品尝起来却几乎没有任何味道。我尝过之后,随即又把那根仍沾满

    液体的中指递到雪玲唇边。看到我的中指,雪玲有些不高兴的瞥了我一眼,但随

    后她还是含住我的手指又舔又吸,把她自己的淫水全部吃了下去。

    我轻抚着雪玲那紧致的小蛮腰,吻住她艳红的嘴唇,同时把手再次伸进了她

    的内裤里。这一次,我以食指和无名指沾着淫水在她两侧的阴唇上滑动,同时用

    中指轻轻拨弄她那略有些发硬的小阴蒂。在我的抚摸拨弄之下,雪玲的身体开始

    微微颤抖起来,喉咙里也发出了【嗯嗯嗯】的声音。但由于嘴巴被我热烈的吻着,

    所以她没办法尽情的叫出声来。

    感到雪玲阴户里流出的淫水越来越多,我将中指插进了她那柔软湿热的阴道,

    开始一下又一下的慢慢向上抠动。随着我手上的动作,雪玲双腿本能的夹紧,她

    那湿滑的阴道内壁有节奏的蠕动起来,喉咙里的【嗯嗯】声跟喘息声也变得更大

    了一些这种一边激吻,一边搂着她抠阴的姿势持续了几分钟后,我松开她的嘴唇,

    拔出插在她阴道里的手指,然后伸手去脱她那条灰色蕾丝的三角小内裤。配合着

    我的动作,雪玲乖乖让我帮她把内裤脱掉,随即缓缓把大腿张开,将满是淫水的

    阴户完全展露在我眼前。

    两眼含春的凝视着我,雪玲略带恳切的说:【帅哥,你也帮人家舔一舔嘛!

    就像刚才我为你做的那样。】

    【别着急,我这就来。】听到雪玲的要求,我爽快的回应一句,随之蹲到她

    面前,双手扶着她那叉开的大腿,将脸凑到了她的胯间。即时我看到,她那精心

    修剪过的阴毛整齐有型,外阴唇紧实饱满,内阴唇粉嫩中透着娇艳,在白色露珠

    般的淫水衬托下格外诱人。

    我用舌尖轻触了一下那小小的阴帝,雪玲立时便发出一声娇喘,同时她的阴

    户也微微抽搐了几下。见状,我将嘴巴贴过去,开始舔食她外阴上的淫水,并不

    时在她那敏感的阴蒂上吸吮两下。面对我连舔带吸的攻势,雪玲全身不由自主的

    颤抖着,娇喘呻吟声更是接连不断。她左手爱抚着我的头发,右手则揉捏着自己

    那对丰满的乳房,一头厚实的栗色波浪长发,在身前背后来回甩动。

    在这样持续了五、六分钟左右之后,我抬右手捏住雪玲的阴帝,轻轻的捻按

    搓揉,同时将舌头伸进她的内阴唇,舔食里面的嫩肉。在这种从外到内的双重快

    感之下,雪玲的呻吟声,从中音段的【嗯嗯啊啊】,变成了高音段的【啊啊啊】,

    整个阴部的蠕动也越发激烈起来。不多时,随着仰起脸发出的一声淫哮,她的阴

    户一阵剧烈抽搐,接着一大股喷潮倾泻而出,涌进了我的嘴里。由于触不及防,

    我被这股温热的喷潮呛得一阵咳嗽,许久之后呼吸才恢复正常。

    看着我因呛咳而涨红的脸,刚从高潮快感中回过神来的雪玲一声轻笑。随即,

    她志得意满的看着我说:【不好意思哦,因为被你弄得实在太爽了,所以我没控

    制住。这下咱们就算打和了好吗?】说着,她双手捧起我的脸,然后在我额头上

    用力吻了一下。

    抬头看着雪玲,我解嘲的笑了笑。然后,我站起身,指着按耐已久,已经充

    分勃起的阳具对她发问道:【它能让你更爽,要不要试一下?】说着,我按住龟

    头将阳具压向两腿间,随即一松手,阳具【啪!】一声回弹在了我的小腹上。

    看着我那勃起的阳具,雪玲满怀渴望的揉了揉阴户,然后殷切的对我说:

    【快来吧,插的时候节奏稍微慢一点,我喜欢慢慢享受过程。】说着,她枕着沙

    发扶手将身体躺平,双腿微叉摆出了迎接抽插的姿势。

    听了雪玲的话,我随口道了声好,然后迅速脱掉全身的衣服,来在沙发前轻

    轻趴到她身上,同时将龟头顶进了她那已经充分润滑的阴户。随着我的插入动作,

    雪玲发出【嗯哼!】一声呻吟,接着便用双手搂住我的腰向下压,让我把阳具插

    得更深。见状,我毫无保留的将阳具一插到底,然后缓缓的拔出,接着又再次一

    插到底,缓缓拔出,周而复始的慢慢重复起了这一动作。躺在我身下享受着被抽

    插的快感,雪玲【嗯嗯嗯】的柔声呻吟着。她那一对蜜桃状的乳峰高耸,两只柔

    弱无骨的纤纤玉手,轻轻的在我背上摸来摸去。

    我一手抓住雪玲的乳房揉捏把弄,一手按着沙发作为支撑,同时用嘴巴和舌

    头,吸吮她的耳垂,舔食她的颈部。一开始,雪玲想避开我的舔食和吸吮,但无

    论怎么挣扎又都无济于事,于是最后她只好顺从的任我摆布,并同样以亲吻向我

    反击。就这样被我压在身下抽插了大约二十分钟左右,雪玲的娇喘和呻吟声又开

    始变得急促,同时温热的阴道里也逐渐激烈的涌动了起来。

    感受到雪玲身体的变化后,我并没有加快抽插的速度,但却适当的加强了一

    些力度。结果这样一来,没多久她就进入了状态,开始浑身颤抖着放声淫叫,接

    着在阴户一阵剧烈的收缩之后,大量乳白色的淫水缓缓溢出,经臀沟流到沙发上

    后,形成了一小摊水迹。而与此同时,由于她高潮时阴道里那阵剧烈的收缩,我

    的快感也接踵而至。故此,还不及拔出来对准她的脸,我便一阵哆嗦,将精液全

    部倾泻在了她的阴道深处。

    从雪玲身上爬起来,接着靠在旁边稍作休息之后。看着她那略带诧异的表情,

    我只好厚着脸皮问她说:【中出不要紧吧?刚才你高潮的时候,阴道里收缩的好

    厉害,所以我实在控制不住才射在里面的。】

    【没关系,我节扎了。】听了我的话,雪玲满不在乎的柔声回了一句。然后,

    她坐起身,一边撑开阴户让精液缓缓流出来,一边以赞许的口吻对我说:【新人

    能做到你这样,已经是很厉害的了。魏琪挑人还真是有眼光呢!】说着,她用纸

    巾擦了擦汗,然后又把纸巾盒递到我面前。

    接过雪玲递来的纸巾盒,我不禁一阵无语,因为既然她能看得出我是新人,

    那就表示在刚刚交欢的过程中,我的技术并不十分令她满意。想到这一点,我既

    羞愧又不服气的红着脸对她说:【趁琪哥还没回来,要不咱们再来一次?这回我

    保证可以满足你。】

    听了我的话,雪玲甜甜一笑。笑罢,她柔声细语的对我说:【刚刚我已经很

    满足了,真的。其实你人长得有型,那家伙也挺厉害的,我很喜欢。】说完,她

    站起身到我面前,使劲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轻车熟路走进了魏琪哥家的浴

    室。见状,我只好用纸巾把阳具擦干净,然后穿上衣服裤子,并顺手略微帮魏琪

    哥搞一下清洁。

    在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之后,我独自坐在沙发上摆弄着手机,大约又等了半个

    多小时后,魏琪哥终于从外面走进了家门。而这时候,洗完澡并重新化好妆的雪

    玲,也穿着浴衣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三个人见面后都心领神会的笑了笑,随即,

    雪玲脱掉浴衣,然后直接光着身子将那条米黄色的连衣裙穿上,并把吊带丝袜、

    乳罩和内裤一股脑的塞进了挎包。眼见她的这一举动,我和魏琪哥不禁同时皱起

    了眉头。

    随后,他们两人无视我的存在,闲话家常的聊了起来。我从旁听着他们的对

    话,感觉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并不只是普通的男妓跟顾客那么简单。不多时,雪

    玲起身同魏琪哥和我道别,然后,魏琪哥便也站起身,送着她一起走出了房门。

    过了许久之后,魏琪哥才独自一人回到家里。

    面对心情似乎很好的魏琪哥,我红着脸,略带歉意的对他说:【琪哥,不好

    意思啊!刚才那活儿没干到位,人家好像不是太尽兴。】

    【哪的话?】面对我的主动请罪,魏琪哥很不以为然的回了一句。随后,他

    上前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脸坏笑的对我说:【刚才送她出去的时候,人家雪玲说

    你挺能干的,而且还多加了一千块作为给你的小费呢。】

    听完魏琪哥的话,我有些怀疑的问道:【她都怎么跟你说的?一点儿抱怨的

    话也没有吗?】

    听完我的问题,魏琪哥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然后很耐心的为我解惑道:【她

    说,你在做的时候有些拘谨,另外太温柔,缺了那么一点儿压迫感,但耐力和技

    术都还说得过去。而且,人家还说你的长相讨人喜欢,她很中意,等以后有需要

    了还会再找你。】

    听了魏琪哥这番话,我心里悬着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于是接下来,就雪玲

    所指出的缺陷,我开始向魏琪哥虚心请教。在他的耐心教导之下,我学会了很多

    满足女人性需求的窍门。就这样,我和魏琪哥聊得十分投机,由于相谈甚欢,不

    知不觉间就到了晚上。

    魏琪哥打电话叫来外卖,留我在他家吃了顿晚饭,然后还在我临走之前,将

    雪玲给的三千块钱硬塞到我手里,并叫我明天午后再来找他,好帮我安排个像样

    的住处。于是,我带着那三千块钱和满满的感激之情,高高兴兴离开魏琪哥家,

    回转自己的住处。